首页  >  正文

习近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湖州安吉考察时,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浙江境内七山一水两分田,靠山吃山自古皆然。浙北湖州的石灰岩品质优良,是长三角建筑石料的主要供应地。经年累月的开采,让这片曾经的 “江南清丽地”因此蒙尘:淤泥沉积,部分河床在35年内抬高了2米;昔日“桃花流水鳜鱼肥”的东苕溪,部分断面“比黄河水还要浑浊”。随着百姓对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用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的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规划先行,是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前提,也是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顶层设计。浙江各地特别重视区域规划问题,强化主体功能定位,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把它作为实践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战略谋划与前提条件。

浙江一些地方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发生了对绿水青山造成破坏的现象,为此,坚守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必须加强环境的治理与生态的修复工作,重新恢复绿水青山。特别是近年来,浙江省大力推进“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四边三化”、“811环境整治行动”等工作,对破坏了的环境进行深入广泛的整治,擦洗了浙江大地上的污垢,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重塑了绿水青山的美丽景象。

古堰和画乡与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基地云栖小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选址地水乡乌镇、 700年历史的杭州八卦田畔山南基金小镇等一起,被纳入浙江省首批100座兼具生态、产业、文化、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发展规划。

浙江桐庐为给村民带来一个整洁舒适的生活环境,持续推进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 “垃圾分类和经济指标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做好了也不能给GDP增速。”县委书记毛溪浩坦言,身为地方官员,要有着眼未来的目光和远见。“宁可速度慢一点,也要保护好生态;宁可各项荣誉少一点,也要用心抓经济;宁可政府支出紧一点,也要挤钱惠民生。”如今的桐庐不仅GDP增速高于杭州市和浙江省,还成为全国首个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县市。

“春风又绿江南岸”。早春时节的浙江大地,满目绿水青山,令人流连忘返。2015年羊年春节,仅杭州、嘉兴、湖州三市,接待的中外游客就超过了71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71亿元。“游历在这诗画般的山水间,仿佛到了欧洲的哪个地方。”长期居住在境外的上海游客陈女士说。绿水青山,不仅仅是展示今日浙江的“金名片”,而且成为浙江可持续发展的“摇钱树”“聚宝盆”。

“小时候曾经游过泳的小河回来了。”2013年,浙江作出推进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五水共治”的决策部署,一场治水攻坚战在全省范围内打响。截至2014年10月底,全省清理垃圾河6492公里,治理黑臭河4481公里。

人改变了环境,环境又反过来改变了人。在绿水青山中受益的老百姓由最初的要我做变为我要做,并迸发出更大的生态自觉。从最初的被动做到今天的主动为,如今浙江的不少乡村白墙黛瓦、一尘不染,村里村外见不到一张废纸屑、一个烟头。生态红利进一步催生了生态自觉,农村脏乱差的生活陋习、公众恣意破坏山水植被的行为得到了彻底改变。

把蓝图交给群众、把愿景交给群众,政府有为而不包办,让政府和市场两只手良性互动、互为补充。正因如此,浙江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美丽经济发展也和当地块状经济发展一样,显得业态丰盈,形态丰富。也正因如此,浙江生态文明建设更大程度地调动了全民的积极性,形成了全民参与、社会协同、惠及全民的良性循环。

2014年,浙江全年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连续29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浙江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主任、教授董根洪说,从“创业富民、创新强省”,到“物质富裕、精神富有”,再到如今把“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作为新时期浙江现代化建设的主题,这既展现了浙江历任主官和广大干部群众的自觉实践,也折射出浙江上下在“八八战略”统领下实现伟大中国梦的阶段性硕果。

2005年到2015年,科学论断提出10年来,浙江干部群众把美丽浙江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本钱,护美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不断丰富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之间的辩证关系,在实践中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化为生动的现实,成为千万群众的自觉行动。

向上
向下